欢迎来到瑞金中央苏区红色教育培训中心!
当前位置:首页 > 详细资料
立即咨询:0797-2353997

详细资料

泪目!长征中的诗与歌,那些讲不完的故事……

来源:红色精神 发表时间:2021/4/7 17:54:33
图片

长征

图片

长征

是人类历史上的伟大奇迹

始于1934年10月红一方面军撤出江西瑞金

结束于1936年10月红军三大主力会师


为了纪念这一伟大的事件

让我们一起来追寻长征中的诗与歌 

不忘初心,牢记使命


图片


七律·长征

毛泽东


红军不怕远征难,万水千山只等闲。

五岭逶迤腾细浪,乌蒙磅礴走泥丸。

金沙水拍云崖暖,大渡桥横铁索寒。

更喜岷山千里雪,三军过后尽开颜。


忆秦娥·娄山关

毛泽东


西风烈,长空雁叫霜晨月。

霜晨月,马蹄声碎,喇叭声咽。

雄关漫道真如铁,而今迈步从头越。

从头越,苍山如海,残阳如血。


清平乐·会昌

毛泽东


东方欲晓,莫道君行早。

踏遍青山人未老,风景这边独好。

会昌城外高峰,颠连直接东溟。

战士指看南粤,更加郁郁葱葱。


《无题》

聂荣臻


安顺急抢渡,大渡勇夺桥。

两军夹江上,泸定决分晓。


《过草地》

张爱萍


绿原无垠漫风烟,蓬高没膝步泥潭。

野菜水煮果腹暖,干草火烧驱夜寒。

随意坐地堪露宿,卧看行云逐浪翻。

帐月席茵刀枪枕,谈笑低吟道明天。


《长征》

林伯渠


刚过草地到巴阿,无那西风日末斜。

且喜境界新耳目,不虞粮秣少胡麻。

巨猿解缆技殊巧,野虻射人事可嗟。

前路纵遥知马力,谁予便利敢分家。


《七律》

乌兰夫


共话长征忆昔年,朝朝塞北望江南。

行踪奇正敌围破,信息浮沉民意浅。

捷报迅传逾朔漠,义诗响应度阴山。

此生留得豪情在,再作长征岂畏难。


《三十五岁生日寄怀》

陈毅


大军西去气如虹,一局南天战又重。

半壁河山沉血海,几多知友化沙虫。

日搜夜剿人犹在,万死千伤鬼亦雄。

物到极时终必变,天翻地覆五洲红。


《江城子·忆长征》

李志民


长征万里路遥迢,风萧萧,雨飘飘。

浩气比天,千军势如潮。

为雪国耻洒热血,真理在,恨难消。

梦断推窗听鼓角,冷月皎,流萤高。

身居京华,常盼归鸿早。

抽出心丝填旧句,写往事,万年骄。

浪淘沙,重过泸定桥。


红军战士的一封家书


记得当初我要参加红军,你们并不同意。最后由于我的坚持,你们才勉强放手。其实,我也很理解你们的忧虑。在这兵荒马乱的年代,要养育儿子长大成人,确实很不容易,谁都会充满担忧,谁都会依依难舍,谁都期望过平安日子。但是,青年是时代的先锋,是民族的希望,是国家的未来,在这危难的关头,青年就必须要有自己的担当、自己的选择、自己的作为。自觉肩负起历史赋予的伟大使命,不仅义不容辞而且刻不容缓。


老红军李真于1984年1月25日写给弟弟李振岐《重走长征路》的书信


“去年十月经上级批准,我到过去红军长征的路上。走了一段,还到我二六军团渡金沙江的石鼓渡口看了看。我们过的第一座大雪山——玉龙雪山也在眼前,不过这一次没有去爬吧了!根据年龄和身体条件,恐怕也不能再爬了。但见景生情,在我二六军团爬的几个大雪山,就牺牲了一千多位革命志士,我是幸存者,今天能来到四十八年前战友们因缺氧和饥寒交迫的情况下,而悻悻离开人世的地方。哪有不动情呢?这些同志死得过早,什么也没有得到,什么家庭、妻子、儿女,那时恐怕连想都没有想过。他们的意志、勇敢、才华都很好,可惜过于年轻,就失去了一切。我很感叹,在写文章中,例举了一些他们的实际。总希望在后一代起些传统教育的作用。”


——老红军李真于1984年1月25日写给弟弟李振岐《重走长征路》的书信


王志发烈士家书


廷凤胞兄台鉴。自从离家迄今五六年。这几年为救国救民的事业而奋斗;从南至北转战千里。我们红军这种艰苦奋斗的伟大革命精神为全中国同胞钦仰和赞叹。现在日本帝国主义侵略中国,中国正处在生死存亡的紧急关头。弟弟在红军中的工作,现在为着准备抗战正积极训练。除给战士进行教育外,生活很快活,学习也很进步,身体也好,望勿挂念。


国军到嶂背,父亲、二叔同时毙命。三叔又遭天雨倾颓,破墙将三叔在床上砸死,弟已悲泪。殡殓、掩葬全是兄的孝纯。弟是不孝。好男子为国出力。现在国家危亡,匹夫有责,是光荣的。我想家人是知道的。


古人云,国家兴亡,匹夫有责。保卫国土,兄也尽忠国家矣。孝有忠全,不愧父母生我。兄弟见谈有期,驱逐日寇至鸭绿江边,他日回家,共享自由幸福新中国建设成功之太平年月。


方志敏烈士的书信

亲爱的朋友们:


我老实的告诉你们,我爱护中国之热诚,还是如小学生时代一样的真诚无伪。我要打倒帝国主义为中国民族解放之心还是火一般的炽烈。不过,现在我是一个待决之囚呀!我没有机会为中国民族尽力了,我今日写这封信,是我为民族热情所感,用文字来作一次为垂危的中国的呼喊,虽然我的呼喊,声音十分微弱,有如一只将死之鸟的哀鸣。


啊!我虽然不能实际的为中国奋斗,为中国民族奋斗,但我的心总是日夜祷祝着中国民族在帝国主义羁绊之下解放出来之早日成功!


假如我还能生存,那我生存一天就要为中国呼喊一天;假如我不能生存——死了,我流血的地方,或者我瘗[yì,埋葬]骨的地方,或许会长出一朵可爱的花来,这朵花你们就看作是我的精诚的寄托吧!


在微风的吹拂中,如果那朵花是上下点头,那就可视为我对于为中国民族解放奋斗的爱国志士们在致以热诚的敬礼;如果那朵花是左右摇摆,那就可视为我在提劲儿唱着革命之歌,鼓励战士们前进啦!


你们挚诚的祥松[方志敏的化名]

五月二日写于囚室

培训咨询 售后咨询 联系电话
0797-2353997
返回顶部